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温州公安网  ->  金盾风采  ->  警营文化  -> 正文警营文化

一抹夕阳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7年07月14日 来源:温州市公安局 全文浏览 打印 字体:

       我的外公出生于民国,外公家原本是当地的大地主,外公那时也算是个不折不扣的富二代,怎奈世事多变,新中国的成立后外公就再无光环可言了。由于阶级原因外公只有小学毕业,可能由于小时候的遭遇,导致外公的性格非常古怪。

       外公生性吝啬,妈妈说她当年无论想学什么外公都反对,除了帮家里干活。每每讲到这些妈妈总是充满了怨念,妈妈觉得自己的人生被外公毁了,妈妈说当时她的同学都上初中了,只有她挑着担行走在乡间,碰见老同学放学回家,她就赶紧躲起来,生怕被人看到。说来好笑,妈妈说他们以前吃饭夹菜都不敢夹肉,只能趁外公不注意偷偷夹完赶紧吃。外公为人自私,他完全以自我为中心。外婆曾经也是大户人家小姐,那时就已高中毕业,那时,我时常听到外婆的抱怨,外婆总说外公从未带自己一起逛过街,从未帮外婆买过一件礼物,外公生活中我行我素,家里人都觉得外公很难相处,连外婆都疲于应付。

       光阴若电,岁月不逮,外公如今已是82岁高龄,前两年就已经住进了养老院。昨天我收到了妈妈传给我的一个微信视频,时间很短只有八秒,视频是小舅舅去养老院看他时拍的,外公穿着一件灰色的长袖T恤,下半身就穿了一条裤衩,发福的他弓着背握住我表弟的手,将表弟的手贴在自己脸上轻抚了一下,外公是那样的卑微,仿佛一个可怜的小孩在祈求大人的怜悯。外公怎么了,是岁月带走了他的孤傲与冷漠,还是外公也开始害怕起了孤独。

       我脑海闪过了外公教我写字的场景,当时我只有6岁,外公虽然只有小学毕业,但是天赋异禀,自学成才,泼墨挥毫更是信手拈来。每当过年过节,街坊邻居都来求外公帮他们写对联。外公那时见我不去念幼儿园,于是就决定自己帮我“开私塾”,那时外公自己写好字让我临摹,可我对着外公的草书画葫芦,结果闹了大笑话。外公还擅长绘画,记得外公画的关云长那叫一个栩栩如生,还引来旁边小孩一顿围观。

       我记忆中浮现出了外公带我去田里摘西瓜的场景,那时的夏天感觉没有这么热,我突然很想吃西瓜,外公说要带我吃最新鲜的,于是外公就带我来到了他的田里,外公的西瓜大棚很简易,但那里摘的西瓜真的好甜。

       外公后来就来过我家乡一次,这里是他年轻时奋斗的地方,后来搬回了自己的故乡。那次外公来我家已经距离开有20多年了,但几乎路上的每个年老的相亲都和外公打招呼,嘘寒问暖,大家都说外公是个好人,妈妈说外公是个老实人,勤勤恳恳守住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不越雷池。都说外公厨艺一流,那天来我家外公亲自下厨,的确名副其实。后来天色很晚了,外公坚持说要回去,但临走前仿佛有很多话没说完,最后他让我们不用送了,独自一人消失在暮色中。

       外公住进养老院后我也有和妈妈去看过他几次,外公每次都坐在他房间门口的板凳上,姿势不变、表情不变,依旧木讷。外公一看到我们就露出了笑容说:“你们来了。”于是就步履蹒跚地回房间拿出两个橘子,我说不用了,外公就是不肯,硬是塞给我。一陈嘘寒问暖后,渐渐感觉外公仿佛没有想象中坚强,他时常眼眶湿润,声音哽咽。临走时外公坚持要送我们,我和妈妈都说他腿脚不好不要麻烦了,可是外公就是不肯,妈妈知道外公脾气,也就没有拒绝,外公走的很慢,没有以前干活时的矫健。最后我们开车走了,外公在门口目送我们离开,后视镜里的他渐渐变小,在转弯处消失。

       岁月更迭,外公也渐渐老去,仿佛之前的一切都如过眼云烟。如果红色代表善,那么现在外公,就是那白纸上的一抹夕阳。

       (通讯员 白国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