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温州公安网  ->  金盾风采  ->  警营文化  -> 正文警营文化

土人土所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7年07月26日 来源:温州市公安局 全文浏览 打印 字体:

       洞头区公安分局大门派出所位于大门镇,主要辖大门岛、小门岛,周遭散落零星无人岛。2016年1月未通桥前大门镇进出靠船,周末能否回家看老天爷,台风、寒潮、大雾……都是回家的不稳定因素。

      “公安的故事三天三夜都讲不完。”然而在这个派出所呆了将近十年的我却感觉介绍这个名称土得掉渣的派出所我连三百字都难以凑齐,实在是太普通太无趣了。论发案数量是别人的零头,论装备警车排气管掉了当拖拉机“轰轰”地拉风,论群众工作也还未达到警民鱼水一家亲的份上,论内部建设永远都是掉漆了刷一下,去年好不容易搞了个花园警队,好好的花圃还被曹千万弄成菜园子。整个所连人带车都透着一股土气。

       三百字已到,现在开始凑字数。土人办的也是土事,永远都是能用钱摆平的事就用钱摆平。双方调解因为二百元的差价讲不下来,财大气粗的黄武少爷:“好了好了,这二百元我出了,这事就了结了啊。”结果这头说:“黄警官,我是不会拿你这二百元的,我这是不争馒头争口气。”那头说:“黄警官,哪能让你出钱,我还给你。”结果净赚二百元哈哈,发家致富好路子。当然想多了。

       冬至雨天,老太太报案称养的十几只鸡被狗咬死了,狗跑了,狗主人不明身份。民警阿邓是土人,不可能从鸡身上采到狗的DNA,更不可能从狗脚印寻到狗主人。老太太哭哭啼啼,阿邓心软了,摸出钱给老太太说鸡自己带走了,正好所里冬至晚上要炖鸡。老太太心安理得地接过钱,阿邓这个倒霉蛋回所沿途到处找地要把鸡给掩埋了,狗咬死了谁还敢吃啊。

       土人信奉能用钱摆平的事就用钱摆平,关键前提是要有钱,没钱那是分分钟钟难倒英雄汉。每年九九重阳,社区民警都是香饽饽,村里老人协会都会发请帖请社区民警,民警也是规规矩矩做好晚辈给老人家敬杯水酒。当然不能空手去,我都会从食堂里暂借伍佰元包个红包给民警带过去。不过这个红包是道具,基本上二十几个村居一巡轮好就可以归账了。又是一年重阳时,周行去的时候,我也是照例包了一个给他带过去。回来的时候红包成了一壶老酒,不按套路出牌啊,红包竟然被收了,后面还有二十几个村怎么演下去啊。全所都要喝西北风了,结果就是社区民警能推则推,实在推不了自己解决,每人八九个村,这个月工资瞎了。

       除了土,还个顶个地“乌”。奥运会开幕式半小时前,全所上下按耐不住激动的心紧盯电视屏幕,大飞哥说:“你们等着,开幕前就要出警。”开幕前五分钟报警铃非常应景地响起,“小门村,老人走失”。赶紧出警吧,来回车程个把小时了,说不定回来能赶上闭幕式,结果车到小门大桥,报警电话再次传来:“老人找到了,不用来了。”出警的阿献无(欲)比(哭)欣(无)慰(泪)。

       近十年派出所工作中,论“乌”我是大大地服赵三爷,前无古人但求后无来者。自进入派出所第一年,赵三爷值班发生过:民工半夜猝死、老人家饿死家中、渔民落水、工人坠海、KTV“枪击事件”以及无数的海漂。到最后成了只要三爷前脚迈进所大院,报警铃跟着后脚一起。那一年三爷成了全所最不受欢迎的人,然而三爷家造新房,他在所里整整住了一年,一年后他说我找不到家了,造新房他连一包水泥都没背过,他所有的时间都在与自己的乌做斗争。为此,清明节三爷说要回鹿西老家祭祖,全所欢欣鼓舞一路欢送至码头。第一天,平安无事;第二,平安无事;第三天早上平安无事,北京时间10:00三爷说:“我快到码头了。”北京时间10:01接警:“码头附近山上着火了。”那场火烧了一整天,东边山都秃了,三爷说:“我坐船快到码头时就看着那火一点一点烧起来。”所以至今我仍坚信三爷调离大门所的时候大家的眼泪都是装出来的吧。

       写到这儿,可能会有民警会抱怨怎么写的都是调离的民警,不写写还在这儿工作的人呢?因为姐姐我生气了,催催催,催了一天了,他们还没将拟报奖励审批的材料给我。你自己都不写,我还凑哪门子热闹啊。撂挑子不干了。

       (通讯员 金晓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