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温州公安网  ->  金盾风采  ->  警界精英  -> 正文警界精英

我是“警二代”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7年08月24日 来源:温州市公安局 全文浏览 打印 字体:

       “二代”这个词在当今的社会更多的是一个贬义词,极具讽刺的意味,而进入公安队伍之后发现旁边有许多志同道合的“二代”——“警二代”。今天我就想从警二代的角度讲讲我眼中的警察父亲。

       我的父亲是一位老民警,87年警校毕业来洞头公安一呆就是30年。从瘦弱的毛头小子到现在微胖的中年大叔。

       93年的时候,父亲接到上级命令去洞头的另外一个小岛协助创建新所——霓屿派出所,这一去就是4年。97年香港回归时,我的父亲才完全“回归”到了我身边。父亲赴岛任职的时候,我才2岁。有时忙起来一个月也见不到父亲一面。

       霓屿在离洞头本岛不远的一个小岛,现在驱车前往只要十几分钟,而在那个年代有的只是柴油木船,摇摇晃晃一个小时。当时的所设在霓南乡,95年的时候才搬迁至霓北。关于迁移还发生了一件令我父亲印象深刻的事情。

       在当时那个信息相对闭塞的年代,民警只能靠双脚一步一步、脚踏实地的下乡和群众沟通、取证。也是在这种日积月累的情况下,警民之间的感情异常深厚。为了不让派出所搬离霓南,当地老百姓竟偷偷将所牌藏起来,试图阻止民警们离开。后来所里、局里和乡镇多方协调,老百姓才交出所牌。初听这个故事,觉得老百姓好可爱好单纯,但是细想更多的是警民之间的融洽关系,民警们扎根基层深入老百姓的心里,这也是我们现代民警需要向老一辈民警学习的地方。

       2017年,距父亲参加工作相隔30年,我进入了洞头公安来到了北岙派出所,亦是我父亲奋斗的第一个单位,成为了一名社区民警。我有退缩过,有怀疑过,怕自己做不好,父亲便很严厉地斥责我说“身为警察的后代,特别是一名共产党员,不可以那么没用,别人做得好,你怎么做不好,女生有女生的优势。”就这样,我开始了自己风尘仆仆的社区之旅。和社区的干部一起走访街道,走进群众家里和他们沟通、聊天,去酒店查消防,去工地查流口。当听到社区的群众亲切的称呼我为许警官,看到小朋友一直跟着我说自己以后长大了也想当警察,心里还是有一丝小小的激动,一种莫名的自豪感。

       我的父亲是很普通的民警,他不是神探,不是什么大英雄,但是在我心中他就是我的精神支柱。每当小时候听到别人问“许婧,你爸爸是警察,他会不会飞,很厉害哦。”我都会特别自豪地说:“那是。”而现在,他虽然没有以前的八块腹肌,不能一口气做30几个单杠,但是他能在工作中给予我更多的意见和指导。

       对自己职业最大的热爱,莫过于鼓励自己的后代去继续追寻。我们警二代不仅是父母亲生命的延续,更是他们职业生涯的延续。我的父亲不是个例,还有许许多多的警察父亲和他一样努力奋斗,亦有许许多多的警二代和我一样坚持着他们的坚持。我们不像富二代继承的是一笔财富,不想拆二代继承的是些许房产,我们“警二代”继承的是警察的铮铮铁骨,和一份随时为老百姓无私奉献的庄严承诺。接过他的枪,站好他的岗;接过的是一份承诺,承载的是一份荣光。

       如果说父母亲一辈子都在为我们而活,那么现在是不是可以换一换,让我去为他们而活,去继续追寻他的理想信念。

       (通讯员 许婧)